如何把改革開放40年 濃縮成216個歷史瞬間

時間:2018-09-04 16:45:42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

攝影 >如何把改革開放40年 濃縮成216個歷史瞬間

1535685712449950

1984年,安徽合肥市工人文化宮,人們跳起集體舞。

改革開放后,集體舞帶著青澀、含蓄,帶有交誼的元素,與穿喇叭褲、拎錄音機跳迪斯科舞形成鮮明對比,是那個時期年輕人的又一集體記憶。  

馬昭運 攝

影像見證40年全國攝影大展在收藏并展示著我國歷史文明遺產和當代藝術創作成就的中國國家博物館揭開序幕,引領人們沿著216幅精彩的攝影作品,回溯改革開放40年偉大歷程的一個個來自歷史深處的瞬間,見證一位位中國攝影者在社會發展歷程中的擔當。

為保證展覽的專業性、傳播力,中國文聯、中國攝影家協會領導高度重視、積極籌備,多次組織召開專項研討會對展覽的主題、內容、呈現方式等進行探討,充分發揮中國攝影家協會專業委員會作用,集結國內優秀攝影策展人組建團隊籌劃執行項目,旨在為廣大觀眾呈現一場高質量的主題攝影展覽。

改革開放的40年,也是中國攝影飛速發展的40年,要從這期間誕生的浩如煙海的攝影作品中優中選優、組合展示,難度可想而知。時間緊,任務重,尤其進入最后的沖刺階段,作品輸出、原作運輸、文字審校、展覽陳設等工作齊頭并進,雖然事項繁雜,但在主辦方和主創團隊的通力合作下,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1535688015572764

1991年春,上海市“南京路上好八連”官兵在鬧市區開展便民服務。

1963年3月5日,毛澤東主席“向雷鋒同志學習”的題詞在《人民日報》上發表。從此,每年3月,很多部隊和單位都會組織“學雷鋒”活動,“做好事”成為小學生作文本上的必寫選題。

李前光 攝

披沙揀金,照片是如何選出的  

本次展覽由中國文聯領導和中國攝協主席團、分黨組相關負責人擔綱主創,中國攝協主席李舸擔任總策展人,中國攝協副主席陳小波、居楊、柳軍等分別參與相關環節工作。藝術家方蕾、策展人崔波、攝影家趙云等亦成為策展團隊中的成員。

擔任執行策展人的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新華社領銜編輯陳小波特別看重和珍惜本次展覽,她說,中國文聯、中國攝協第一次在中國國家博物館主辦一個回顧中國40年滄海桑田巨變的重要攝影展覽,有太多話可以說,有太多照片可以選擇。

過去十年間,陳小波曾多次在國外策劃中國主題攝影展,經常聽到西方人驚嘆:原來中國還有這樣的照片,中國人還可以這樣講老百姓的故事,中國人也有如此令人敬重的文化和歷史!這更堅定了策展團隊的理解,“影像見證40年全國攝影大展”也要沿著兩條線索走:一是做關乎中國人命運的展覽,用圖像講述40年來百姓的命運。百姓的命運就是國家的命運,就是黨的命運。從展覽作品中看到黨的不容易,國家的不容易,老百姓的不容易,人們才會更懂得珍惜當下;二是做可以看到中國攝影者擔當的展覽,梳理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攝影者做了什么。除了那些赫赫有名的攝影家的代表作,作為一個影像史的研究者,她認為,讓更多不在人們視線里的、甚至不覺得自己重要的攝影者通過這次展覽的機會浮出海面。

陳小波有著多年從事圖片編輯的豐富經驗和大量照片的閱讀積累。從老一代攝影家茹遂初拍攝的北京地鐵2號線早期影像,到當代攝影新銳邸晉軍的濕版原作,從賀延光、解海龍等新聞、紀實攝影領軍人物捕捉的經典瞬間,到李學亮、王建軍等風景攝影家聚焦的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她選擇的照片內容涉及社會發展、人民生活的多重面向,也體現出攝影發展的多種方向。在她看來,尋找照片的過程雖然辛苦,其實也是一個充滿喜悅的過程。

陳小波秉持自己多年圖片編輯工作的三個標準:一是寫滿歷史痕跡;二是有詩性;三是有情感力量。她并不篤信所謂視覺沖擊力,反而覺得當一張照片在面前被打開,影像就慢慢地蔓延開來,讓人頭皮發麻,心臟咚咚跳,甚至流出眼淚,那一定是情感充沛的照片,有動人力量的照片。

甄選照片的過程更加艱辛,邊收集,邊對比,展覽的初選照片還是達到了400多幅。歷經主辦方和主創團隊的多次審慎研討、論辯,才最終確定216幅入展作品。盡管篩選的過程中難免遺珠之憾,但陳小波和策展團隊一直堅持著自己嚴謹的態度、挑剔的眼光。她說:“我對待每一個展覽,都像做第一個展覽那樣用心。”

1535688166752726

2010年5月,山東兗礦集團在鄒城舉辦相親文化節。

婚戀成本上升,工作和生活節奏快、壓力大,社交圈小、享受獨處……一萬個單身的人,會有一萬零一種單身的原因。中國人對“幸福”的定義越來越多元化,婚戀觀更加復雜和難以量化。

2017年全國登記結婚共2726.7萬對,辦理離婚手續的共有929.8萬對。

李舸 攝

1535687933988061

1986年2月,第一批中央講師團的成員劉建軍(左一)、呂利民(左二)在山西省呂梁地區離石縣坪頭村的學生劉志英家家訪。

1985年6月,中共中央決定從黨政機關抽調干部,參加培訓中小學教師的工作。1985年到1988年,共派出近五萬人,參與培訓中小學教師40萬,職業技術人員15萬,中學生15萬,各類長短培訓班1600余個。

劉宇 攝

剝繭抽絲,圖說是如何寫成的  

在本次展覽的主創團隊眼中,照片和文字的關系是緊密的,嚴格完整、帶出歷史的圖片說明能夠增強每一幅照片的“厚度”,增強影像的價值和魅力。尤其是面對本次展示出的中國改革開放發展歷程的點滴,如何幫助今天的觀眾更好地理解歷史的瞬間?如何充分講述畫面內外的故事?主辦方邀請了《國家相冊》導演郝方甲、撰稿李明來完成本次展覽中圖片說明的撰寫工作,希望照片與文字互動,在圖與文之間連起一個大時代。

當一張張照片擺在眼前,撰寫團隊才意識到即將面臨的困難和大量的工作。僅是圖片說明,他們就寫了總計超過5萬字,最終定稿3萬余字。每張圖片約200字的說明,需要做的“功課”不可小覷。

郝方甲形容找資料、寫說明的過程,就像是從照片露出的一個小小線頭開始,一點點捋、一點點找。攝影家安哥1981年拍攝的廣東省揭陽市市民在操場打羽毛球的畫面,除了展示出當時的群眾日常運動,背后還有什么故事呢?郝方甲開始從網上、書里查各種各樣的材料,包括從新華社稿庫中檢索相關的關鍵詞,閱讀大量的稿件。后來,她發現就在揭陽,1983年出生的傅海峰,后來在里約和倫敦兩屆奧運會獲得男雙金牌,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衛冕奧運會羽毛球賽冠軍的人。她將這兩點連成一線,寫下:“1982年,廣東揭陽,人們在打羽毛球晨練。就在這個地方,1983年,一個名叫傅海峰的男孩出生了。長大后,他連續獲得倫敦和里約奧運會的羽毛球男雙金牌,是歷史上首位蟬聯男雙奧運冠軍的運動員。羽毛球運動在中國有良好的群眾基礎。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羽毛球運動人口超過2億。”每張照片背后,都隱藏著豐富的故事,要再壓縮成幾百字反而不易。幾乎每張照片都需要經過這樣一番順藤摸瓜。

這樣得心應手的工作方式也來源于制作《國家相冊》的經驗,即圍繞照片要找到“點、線、面”:找“點”,就是首先要把照片的畫面還原出來,把隱藏的小信息都還原出來;“線”就是要看到畫面展示出的地點、人物等同時發生的事,乃至在大的時代發展背景中是怎么發展的;“面”就是畫面中反映出的這件事情在發展過程中起到什么樣的作用,具有什么樣的地位和價值。

文字撰寫團隊的成員們各個都身兼多重工作,大多數情況下只能每天抽空查找、編寫圖片說明。一天晚上,郝方甲想要試試看靜下心一次能寫多長時間,坐在辦公室從晚上19點到23點4個小時一動不動,才寫了20多張照片。雖然這項工作瑣碎、繁雜,但他們覺得為每幅照片寫圖片說明就像寫一部書,400多張圖片的撰寫過程,是一次難得的梳理歷史的過程,也是對提升攝影認知的過程。通過這次撰寫經歷,郝方甲覺得,紀實攝影不僅是一種藝術形態,還應該是一種方法,比如鏡頭里面拍攝了什么人物,過著什么樣的生活,這個畫面背后有什么值得講述的故事,其實都應該是紀實攝影應該關心的內容。郝方甲感慨,攝影師往往忽略了文字可以對照片起到的巨大的支撐力量。這其實也是主創團隊的一個初衷,希望能從展覽里看到一部書、一個獨幕劇、一個真正的圖像劇,而不只是堆積的照片。

1535687855757079


1979年,安徽省鳳陽縣小崗生產隊農民嚴俊昌、嚴立學、嚴立坤站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

1978年11月24日,小崗生產隊18戶農民偷偷搞起了農業“大包干”,“交足國家的,留足集體的,剩下都是自己的”。沿著這個邏輯,整個中國的命運發生了轉折。

這些農民當時沒有意識到,他們貼著身家性命干的事,變成中國改革的一聲驚雷。

汪強 攝

相得益彰,展覽是如何構建的  

一個優質的展覽并不是只有優秀的展品就足夠圓滿了,展覽的設計、規劃、陳列等環節都會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陳小波和宋莊美術館館長方蕾、藝術家王軼瓊第一次走進中國國家博物館為展覽準備的展廳時,一下子就驚呆了。展廳承載的上一場活動正是匯集東西方經典文物的“無問西東——從絲綢之路到文藝復興”展覽。要知道,任何一個展覽都需要搭建、刷展墻等一系列問題,但主創團隊覺得,展廳現有裝飾、布局、色調與即將舉辦的展覽十分協調。

最終,主創團隊決定采用展廳原本的光線條件、搭建方式,展覽的具體呈現融入當代元素,吸引觀眾走入其中,慢慢地看,細細地讀,與作品產生共鳴。代表著40年來中國攝影成就的作品將被放進曾經讓古代文物綻放光彩的展示區,值得細細品味的攝影原作裝置于展柜里供觀眾近距離觀摩,讓遠古的氣息圍繞珍貴的影像,這本身就具有特殊意義。陳小波認為,此次展覽能夠如此高效地進行,正是團隊作戰的結果,“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好的團隊甚至能夠放大策展人的想法。

在主辦方和主創團隊的同力協契下,展覽在觀眾絡繹不絕的中國國家博物館迎來海內外、業內外的普通觀眾、學者專家的目光聚焦,伴隨一幅幅跌宕起伏的影像,見證了歷史的軌跡,見證了人民的命運,見證了影像的力量。

1535687982300724

1987年4月,四川省平武縣,一群白馬藏族鄉村少年在放學路上結伴而行。

白馬人有獨立的語言,沒有文字,部分語言與藏語相通,上世紀五十年代被劃屬“白馬藏族”,目前約有2萬人,主要分布在甘肅省文縣、四川省平武縣和九寨溝縣,主要從事農牧業、狩獵、采藥等。

從2008年開始,政府部門越來越重視對白馬民俗的保護和傳承。

陳小波 攝

中國攝影報記者李倩 采寫

編輯: 許可
凡注明 “卓克藝術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卓克藝術網”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卓克藝術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掃描二維碼
手機瀏覽本頁
回到
頂部

客服電話: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備09018606號-1

老鸭窝视频在线观看_毛片av美国基地免费全_2019精品国产不卡_久久综合久久综合九色